位置: 金沙电子游戏官网_ 华人 从内蒙古到纽约 非常华裔女孩梅雪的成长创业故事

从内蒙古到纽约 非常华裔女孩梅雪的成长创业故事

author:欧蠲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9-06-06


与邓文迪出席产品推荐活动。(美国《侨报周末》/管黎明 摄)


在瑞典担任COO。(美国《侨报周末》)

  中新网2月22日电 据美国《侨报周刊》报道,20年的时间里,这个世界上可以发生很多事情。而20年在个人的生命里,也经常意味着巨大的人生变迁。从幼年进入�i年,从�i年步入中年,抑或从中年迈入老年。对于1982年出生的梅雪(Shauna Mei)来说,过去20年里,她从一个在内蒙古读书的一年级小学生,变成了一个拥有自己时尚品牌的纽约人。

  机场里哭泣的孩子

  1990年8月的一天,8岁的梅雪从内蒙古到了北京,然后从北京被大人送上飞往美国的班机。这个懵懂的孩子带着全家人的惦念和期待,独自一人穿越半个地球,去和父母团聚。抵达洛杉矶机场的那一刻,她本该再转机到西雅图,因为父母在那里等她。但对于一个8岁的孩子来说,自己去转机这个任务未免有些过于艰巨。

  “当时下了飞机,看到周围陌生的一切,我就哭了。幸亏有个穿制服的机场女的朝我走过来,我知道她跟其它人不一样,我就把大人放在我口袋里的纸条拿给她看。后来她就送我上了另一架飞机。”这一幕情形,在洛杉矶、芝加哥或者纽约的机场经常上演,它是那个年代属于许多华人移民家庭的一个无奈的回忆。而对于梅雪来说,这就是她在美国的人生起点。

  梅雪至今也说不清楚为什么爸爸妈妈当时没有直接到洛杉矶机场去接她,而是在西雅图等她。可能是因为他们当时太穷了。那天她错过了第一班转机的飞机,等她到了西雅图,已经比预定时间��了两个小时。急得快发疯的父母终于在走廊的尽头看到她。

  梅雪至今还记得,抵达那天,出了西雅图机场,爸爸妈妈开车带她去爱达荷的家。在路上,她觉得父母很陌生,她甚至用“您”来称呼他们。但她看得出,一家人团聚,爸爸妈妈还是很开心,一路上不停地说着话。到了美国的家,昏昏欲睡的梅雪发现她的床只是一张休闲用的躺椅。一家人挤在一间学生宿舍大小的房间里。就这样,她在那张“床”上睡了将近一年。

  孤独的小学生活

  到美国不到一个月,梅雪开始在爱达荷州北部城市莫斯科(Moscow)就读小学二年级。英语一窍不通的她还算幸运,上学第一天就有一个喜欢她的小男孩过来拉着她的手,带她去上课,要不然她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

  虽然有“小护花使者”帮忙,但头一次走进美国的教室,8岁的梅雪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

  “这都是什么学校啊?”那些小孩子在教室里坐得乱七八糟,上课还不停地打闹,老师讲的很多算术题,她一年级就已经学过了。

  梅雪至今记得,她听明白的第一句英文,是食堂里一个很胖的女��工的一句口令。那时在学校吃午饭时,每个人吃完后必须把自己的桌子清理干净才可以离开。每当那个负责监督的胖教工准许某个人可以离开时,便会用很粗很低沈的嗓音说一句“You can go”。由于口音含糊,梅雪对中间那个can也听不太清楚,但她知道,只要听到这三个字,她就可以离开食堂了,所以她就大概猜透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这三个字至今仍印在她的脑海里。

  或许是因为孩子对语言习得的本能,梅雪说,她开学后两个月就可以和同学进行简单的对话,到那年年底,她在语言方面已经基本没什么障碍了,学期期末的时候她的成绩是全班第一。但也恰恰因此,班上没有一个小孩愿意跟她交朋友。

  一年之后,梅雪的爸爸结束了在爱达荷大学的学业,全家搬到西雅图附近的Bellvue。由于爸爸没有“一技之长”,只好挨家挨户去卖吸尘器,一小时8美元。但因为有了新的生活,又搬到了一个两居室的房子里,梅雪能感觉到爸妈还是挺高兴的。而她和他们的关系也逐渐变得融洽起来。

  由于成绩好,又有画画的天分,梅雪在新学校里仍然是一个很突出的学生。这让她再度遭到了被同学“遗弃”的命运,没人肯跟她作朋友。而她因为从小就有心脏病,心脏瓣膜有一个孔,所以在中国时她就听惯了老师不停地跟人说“这孩子有病”,这让她觉得自己与生俱来就跟别人不一样,但也让她能够坦然接受独来独往的生活。到了5年级下半年,梅雪终于开始有了朋友,原因是她开始留长发。当时学校里一个很受女生欢迎的男生很喜欢她,而那些喜欢他的女生看到这一切,便开始主动跟她拉近乎,为的是以“迂回”的方式来接近那个男生。就这样,梅雪逐渐有了一群走得比较近的朋友。她开始参加各种舞会,甚至凭借自己的天分教别的女孩子跳舞。

  进入天才中学

  五年级毕业后,梅雪在一位老师的推荐下考入了附近一所专门招收“天才”学生的中学。从此她的学生生活彻底改观,身边不再缺少朋友。但这段时间,她发现爸妈开始不停地争吵,因为爸爸想回中国,而妈妈却希望为了她留下来。

  那段时间,爸爸为了维持一家人的生活,除了卖吸尘器之外,还不得不到Dairy Queen店里去兼职卖冰激凌。妈妈则为了将来的发展去一个培训学校读会计。所以,两个人跟梅雪的日常交流都很少,谁也顾不上去关心孩子的事。

  高中9年级那年,家里终于买了房子,在Bellvue一个不错的街区。她的父母至今仍然住在那里。高中三年,梅雪参加了各种荣誉学会,成绩好,朋友也多,还担任舞蹈队和拉拉队的队长,带头成立西班牙语、小提琴俱乐部。从此不再是那个没人理的孩子。

  MIT的“华尔街小姐”

  高三那年,梅雪向几乎所有的名校递交了申请。最终被哈佛、哥大、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本科生部)和MIT麻省理工学院四所学校录取。考虑再三,她希望大学能让自己变得更聪明,而且她一直希望将来能拥有自己的公司,而入读MIT会证明自己真的是一个天才,尤其对于一个女生来说。最终,梅雪选择了麻省理工,主修计算器和金融两个专业。那一年是2001年,距离她在洛杉矶机场哭泣的那一幕已经过去了11年。

  大学第一年的暑假,作为一个新生,梅雪在麻省理工的本科生里成了一个新闻人物,因为她被华尔街的摩根士丹利银行录为当年的实习生之一,这在MIT的历史上可是不多见的事情。因为那些华尔街的银行通常偏向于哈佛、耶鲁等传统的文科名校,而MIT的大三、大四学生能获得这些公司实习机会的每年也不过三两个人,更不要说一个大一的新生。

  那年暑假,从走到时代广场摩根士丹利总部的那一刻起,梅雪觉得这就是她一直梦想的生活,纽约也是她一直喜欢的城市。而在那年的实习还没结束时,她已经利用各种交流的场合,认识了一位高盛公司的主管,并通过他的介绍而敲定了第二年的实习去处――高盛的对冲基金部门。

  第一年实习结束回到学校后,她一夜之间声名鹊起,成为学生中人人羡慕的“华尔街小姐”(Miss Wall Street)。连高年级的学长都跑来向她取经――究竟是怎样找到华尔街的实习机会的?梅雪说,在MIT她的主要课程之一是一门毕业后哪里也用不到的、只在MIT教学中使用的计算器编程语言,但教授的理念不是直接去教学生们编程,而是希望通过这门语言来让学生们理解如何构建更好的编程思维和框架。这些课程让她日后在接触金融方面的技术理论时感觉轻而易举。

  第二和第三年的暑期实习她全部都是在高盛公司度过的,先是对冲基金部,之后又跳到投资银行部。毕业那年,她直接被高盛录用,成了一名名副其实的“华尔街小姐”。在投资银行部门工作了9个月后,她被提拔到私募基金部,但仅两个月后,她决定辞职创业。

  实现创业梦想

  2006年下半年,刚在高盛工作不到一年的梅雪决定放弃这份让无数人羡慕的工作,选择跟DKNY当时的CEO――Jeffry Aronsson共同创办投资公司Aronsson Group。新公司专注于投资奢侈品方面的创业项目。这一行动被当时许多行业报纸所报道。而他们投资的品牌之一Matthew Williamson至今已成功运作。

  一年之后,梅雪离开了纽约,应一位搭档的邀请到瑞典的斯德哥尔摩担任时尚运动品牌Casall International的运营总裁(COO)。她在那里度过了一年半的时光。随后,梅雪又回到了纽约。期间著名设计师谭燕玉(Vivienne Tam)希望请她出任公司的CEO。她没有接受这一邀请,但帮助谭燕玉谈成了和惠普公司的笔记本合作业务,即惠普公司推出的HP Mini 1000 Vivienne Tam Edition。

  2009年底,经过了一系列与人合作创业的经历后,梅雪决定创办一家真正属于她自己的公司。她从朋友那里多方融资,最终以300万美元的启动资金创办了一个专门销售高档时尚用品的网站。该网站与众不同的是,每个礼拜都会由一位时尚界人士出面,推荐一款产自世界不同地区的限量版的商品,这些推荐人被称为“tastemaker”。该网站现已经联络了80多位这样的Tastemaker。不久前邓文迪也应邀为网站推荐了Ivanka Trump的珠宝首饰,并特地在Trump的专卖店里举办了一个小型的展示活动。

  梅雪说,她爸妈至今仍然生活在她9年级时买的那所房子里,现在他们过得都很开心。爸爸也终于可以实现他的愿望――经常回中国去看看。而在美国成长的这20年,造就了她的人生。(管黎明)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