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金沙电子游戏官网_ 华人 加拿大裁减父母依亲配额遭炮轰 华裔民众看法两极

加拿大裁减父母依亲配额遭炮轰 华裔民众看法两极

author:福粒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9-06-06

  中新网3月15日电 据加拿大《环球华报》报道,在传统中华文化里,三代同堂、互帮互助的生活,被誉为共享天伦之乐,是华人家庭相当常见的日常居住模式。这也是不少华人在移民加国后,既而又再接再厉申请父母赴加团聚的重要原因之一。加拿大联邦保守党政府最近提交的新预算案,内容之一是削减用来处理移民家庭团聚积压的拨款750万元。这自然引起了华裔社区的热议。

  2011加国父母移民配额和经费双减

  据加拿大联邦移民部今年初公布的消息,联邦政府在向国会提交的2011年度移民计划(2011 Im-migration Plan)中表示,今年将维持新移民人数在24万到26.5万,与之前两年的目标相同,但是父母团聚类移民配额遭到消减。按照计划,今年家庭移民数量为5.85万人,其中,配偶及子女移民的数量将在去年的基础上增加3500人至4.55万人;而父母和祖父母的移民配额,则将减少数千人。具体数额方面,据移民律师柯兰(Richard Kurland)披露,2011年加拿大移民签证在父母及祖父母依亲配额项目上大砍了逾三成,从去年的1万6800人降至1万1200人。

  联邦移民部长康尼(Jason Kenney)表示,加拿大同其他许多国家一样,面临人口老龄化和低出生率的问题。在经济不景气的影响消除后,经济形势需要高水平的合法移民,保持强大的劳动市场。

  3月1日,联邦保守党政府在提交的新预算案中,又对移民拨款进行大幅削减,仅用于处理家庭团聚移民(其中尤以父母和祖父母团聚类为主)积压案例的拨款,即削减了高达750万元。

  联邦新民主党猛烈炮轰

  联邦新民主党移民事务评论员、安省国会议员邹至蕙(Olivia Chow)批评说,保守党政府根本不重视移民家庭团聚,而且有关政策的制定是错误的。她指出,政府消减父母和祖父母依亲移民配额,大砍用于处理家庭团聚移民积压案例的拨款,令原来仅需要2年至3年即可消化完毕的个案,现可能需要7年至13年来处理,相当于一对父母若想要来加拿大与家人团聚,恐怕需等待超过10年以上,令人无法接受。

  她表示,有关父母及祖父母团聚移民会对加国经济造成影响的说法不是事实,就拿一些人头脑中关于长者移民未对加国做出、单拿福利的想法来说,其实就算长者成功移民加国,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他们是无权申请退休金的。

  而至于移民部考虑用申请人财政能力及年龄来限制父母及祖父母团聚移民,以加快处理积压案件,也不公平,这等于又回到过去向移民征收“人头税”(head tax)的时代。

  中国大陆和港台配额差异大

  据报道,今年加国移民部给予中国大陆和港台三地的父母祖父母依亲配额增减幅度迥异。其中北京属于极少数父母祖父母依亲配额获得增加的驻外使馆,且增幅达165%,从去年的1000人增至2650人;香港则从1100人减至450人;台北从80人大幅减为5人。

  联邦新民主党对此亦极为关注,并表达了不满。譬如对于台湾配额从80人降至只有5人,邹至蕙称她向移民部人员询问原因时,对方的答复是因为“将要增加北京的配额”。她认为这种解释难以理解,“没有理由增加一处配额的同时,却大砍另一处配额。”

  移民部长强调优先次序

  移民部长康尼早前在向国会公民和移民事务常务委员会官员介绍有关移民政策和经费配置时指出,未来加国“必须选择那些最有可能在加国经济发展中获得成功的移民”。在家庭类别里,“我们选择将妻子、丈夫和孩子放在首位,这反映出加国移民民众和《移民和难民保护法》的优先权。”

  他毫不避讳地说道,现时,围绕家庭类别的移民议题,社会上存在着许多不负责任、有违事实的假想和断言。他对父母祖父母依亲配额整体上被裁减的解释是,移民部今年计划将家庭类别的第一优先项目,即配偶和孩子的移民数量增加到45,500 至 48,000之间,这样一来,为与此相适应,移民部就不得不相应对家庭类别的次优先项目,事实上排在第四优先次序上的父母和祖父母移民项目的配额,做适度的消减。

  另一方面,有报道说,康尼指称那些希望与父母团聚而未能如愿的移民,是“他们选择离开父母及祖父母”(They are making the choice to leave their parents and grandparents.)。言下之意,当初移民时自己做出了选择,就不要抱怨或怪罪政府就相关政策所做的决定。

  华裔民众看法两极

  针对加国联邦政府裁减父母祖父母依亲配额一事,加国华裔移民各有各的看法,他们多从自家实际情况和需要出发,权衡和评论此事对各自可能造成的影响,赞成者有之,呛声者亦有之。

  本拿比的郑女士移民加国多年,事业有成,孩子也长大进入了社会。她父母都健在,在中国大陆过着舒适的退休生活,没有移民加国的想法。郑女士自己亦不赞成移民过来,站稳脚跟后立马就申请父母团聚的做法。她表示,退休了的父母,毕竟是上年纪的老人了,过来后无可置疑要占用加国的公共福利资源;另一方面,就算他们身体健康,精力充沛,愿意亦能够帮忙照看孙辈、分担家务,但这实际上又挤占了加国就业市场。因而公平地说,加国政府将父母祖父母团聚移民列为次优先类别,并在照顾其他种类移民数量的前提下,适当减少父母祖父母团聚移民,是有道理的,是从国家利益的大局出发而作出的决定。

  列治文的傅先生则持不同意见。他正处于事业打拼阶段,孩子尚年幼需要照顾,他急切地盼望着父母早日移民过来。他说自己系家中长子,接纳父母一起同住,对他们的晚年有个承担,是家族的传统,亦乃应尽之义务。

  再者,父母过来后,帮忙照看一下孙儿,买买菜做做饭,可以大大缓解自己的后顾之忧,使自己能够全副身心投入工作,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他们对加国社会做贡献。“本来申请父母团聚就已经是繁复漫长的过程,现在却还要进一步裁配额减经费,这岂不是等于说,父母最终移民过来是一件遥远无期的事了吗?”(杨梅)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
相关文章
推荐文章
栏目导航